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:人生最大的不幸,不是貧窮,不是孤獨

米朵 2021/09/21 檢舉 我要評論

大家好,我是米朵,寫最暖心的文字,治愈孤寂的心,關注我,溫暖你。

佛洛德說:「人類是充滿欲望並受欲望驅使的動物。」

適度的欲望,是夢想的翅膀,帶我們起飛;一旦過度成貪婪,必然成為反噬我們的毒液。

欲望,像一種本能,驅使我們做出生存的選擇。因此,能否控制住欲望,便成了幸福還是沉淪的分際。

就像美國作家菲茲傑拉德筆下的傑伊•蓋茨比,他在欲望的趨勢下,成為百萬富翁,也一度追回夢中情人,但最終被不加節制的欲望毀滅。

蓋茨比的人生有多麼「了不起」,他的結局就多麼發人深省。

成功是否僅僅指擁有巨額的財富?

快樂是否僅僅指欲望的滿足?

幸福是否可以用社會地位和人生閱歷輕易換取?

小說《了不起的蓋茨比》試圖通過美國「爵士時代」上流社會的愛恨情仇作出解答。

最終我們發現,欲望是把雙刃劍。

想要人生的首尾落腳在幸福裡,就得學會節制欲望,克己自律。

欲壑難填 喪失生活

上世界20年代,在第一次世界大戰落下帷幕,華爾街股災尚未到來之時,美國迎來了一段熱鬧的繁榮期。

不少人,靠著時代的機遇,躋身上流社會,成為新生富豪。

傑伊•蓋茨比便是其中的代表,他身價千萬,富可敵國。

與興盛數代的貴族不同,蓋茨比無心享受生活,他時刻提防著被打回原形。

很多年前,還沒有成為萬人矚目的傑伊•蓋茨比之時,他叫詹姆斯•蓋茲。

那時,他只是西部漁村一戶農民的兒子,每天不是撈蛤蜊、打蛙魚,就是陷入一夜暴富的欲望中,消極度日。

17歲這年,詹姆斯•蓋茲迎來了他的幸運之神。

在一個暴風雨來臨前的傍晚,他救下了富翁達思•科迪的遊艇,並深受科迪的賞識。

從此,他拋棄了貧窮的父母,改名為傑伊•蓋茨比,成為富翁身邊的得力助手。

隨著見識的增長,蓋茨比的物欲也在膨脹。

當他見識了富貴的模樣,便循著金錢的響聲前行,再也無法停下攫取財富的步伐。

在科迪身邊,他巧用心思,職位從廚房總管一路飆升做到船長;

應徵入伍後,他一邊結交泰勒軍營的高官,一邊憑著出色的表現升任為少校;

退伍後,他利用積攢的人脈,在黑社會山姆的引薦下,做起了非法的走私勾當。

財富像潮水一樣湧來,在生活中卷起深不見底的漩渦,蓋茨比深陷其中身不由己,漸漸喪失生活的自由。

亞里斯多德曾說:「所謂奴隸,就是欲望戰勝理性的人。」

當欲望超越理性,生活的目標就會本末倒置。

你想要更多的錢,更高的地位,更大的影響力,勢必要付出更多的心思在生存的競技場上拼殺。

久而久之,生活的重心成了處心積慮地鑽營,而非生活本身。

就像蓋茨比,身份越來越尊貴,財富越來越多,但他卻越來越孤僻和緊張。

每當夏天來臨之際,蓋茨比公寓總會舉行歌舞酒會,整個紐約城的社會名流不請自來。

而在徹夜的狂歡中,蓋茨比只是躲在樓上的某處陰影裡,凝視這些如飛蛾一樣的男男女女。

他的心被名利和恐慌填滿,感知不到生活的美好,自然融入不了任何人的狂歡。

梭羅曾說:

一個人只有滿足了基本的生活所需,不再汲汲于聲名,不再汲汲于富貴,便可以更從容,更充實地享受人生。

相反的,如果欲壑難填,人們便會在欲望的奴役下喪失原始的生活熱情。

淡泊于物欲,從名利中釋放自己,才能看清生活真實的樣子,活得瀟灑、自在。

欲求不滿 痛苦之源

除了無盡的物欲,蓋茨比心中還有揮之不去的情欲。

每天晚上,他都會孤獨地坐在海岸邊,遙望對岸碼頭上的一盞綠悠悠的燈。

那裡住著他的夢中情人黛熙,一個真正的貴族女孩,有著天使般的美貌和迷人的笑容。

對黛熙求而不得的緣分,是蓋茨比一生的痛苦之源。

五年前,正在軍隊服役的蓋茨比跟著幾個軍官,初遇了千金小姐黛熙。

他深深迷戀于黛熙的貴族氣質,謊稱自己也是名門之後,展開了瘋狂的追求。

倆人很快墜入愛河,可是,關係進展地越順利,蓋茨比內心越痛苦。

他痛恨自己的貧窮,痛恨上天的不公,更痛恨黛熙身邊的那些真正的富家子弟。

不久後,這份痛苦升級,他遠赴戰場,黛熙另嫁他人。

失去黛熙後的蓋茨比,發誓要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,他深信金錢能挽回青春和愛情。

他用了整整五年,靠著非法牟利成為紐約響噹噹的富翁,並在黛熙家對面買了別墅。

買下豪宅的那一刻,蓋茨比十分欣慰。但很快就不滿足于此了,他期待與黛熙重逢,更期待舊情複燃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