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月亮與六便士》:一個人真正的成熟,從給自己做減法開始

houxue 2021/10/26 檢舉 我要評論

隨著年歲增長,每個人都在從青澀走向成熟。

但成熟到底意味著什麼?

毛姆在《月亮與六便士》中寫道: 大多數人所成為的,並非是他們想成為的人,而是不得不成為的人。

如果一個人變得越來越失去自我,那不是成熟,只是世故。

真正的成熟,是在閱盡千帆過後,終于明白,自己想要什麼,想成為什麼樣的人。

就像《月亮與六便士》的主人公斯特裡克蘭一樣,為了追逐心中的畫家夢,敢于捨棄已經擁有的一切。

當你看了斯特裡克蘭的故事之後,就會明白:

懂得為自己的人生做減法,才是一個人真正成熟的開始。

1.給圈子做減法

在遠赴巴黎學畫之前,斯特裡克蘭和家人一起生活在倫敦,從事著證券經紀人的工作。

斯特裡克蘭夫人十分熱衷社交,經常會在家裡設宴招待他人。

與妻子的善于交際相比,斯特裡克蘭則顯得缺乏親和力。

他相貌平平,說起話來總是枯燥乏味,也不具備隨時圓場的能力。

總之,彼時斯特裡克蘭留給他人的印象,就如書中所寫的那樣:

「他可能是一個值得尊敬的社會成員,一位好丈夫好父親,一個誠實的經濟人。

但是,在他身上,你根本沒必要浪費時間。」

直到有一天,斯特蘭克蘭在留下一封信後,突然離家出走。

這個消息震驚了他身邊的所有人。

人們紛紛猜測,他是因為愛上了別的女人,感情上犯糊塗,才選擇拋妻棄子。

可實際上,斯特裡克蘭其實是那個最清醒的人。

書中描寫了一次具體的社交場景。

「我」作為一個年輕作家,受邀參加了斯特裡克蘭夫人所組織的宴會。

來賓包括我在內,共有十個人,大家並不相熟,出席這場活動完全是出于回饋人情往來的社交義務。

現場看似熱鬧,實則無趣透頂。

為了不冷場,每個人都得努力地找話題和鄰座閒聊,講一些無關緊要的事。

就這樣,一場宴會下來,主賓彼此都忙活了半天,最終卻又一無所獲。

那天斯特裡克蘭也在場,和「我」一樣沉默少言,可他顯然把這些狀況都看在了眼裡。

這無疑也是促成他毅然要離開倫敦的原因之一。

用斯特裡克蘭自己的話來總結: 「在倫敦,我得不到我想要的東西。」

參加這種聚會的次數越多,越讓他覺得毫無意義。

正所謂:「道不同者,不相為謀。」

與其把時間浪費在這些虛假的人情往來中,不如抽出時間,專注于自己想要做的事。

低質量的社交,遠不如高質量的獨處。

舍掉無用的人情往來,把圈子變小,心才能變靜,人也才不至于在喧囂的世界中迷失方向。

要想給生活減負,就要先學會給圈子做減法。

2.給物欲做減法

在小說中,「我」作為朋友,原本是帶著滿腔正義,想要替斯特裡克蘭夫人勸回她的丈夫。

然而,在見到斯特裡克蘭後,「我」卻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。

因為斯特裡克蘭並沒有如他人所猜測的那樣,在巴黎尋歡作樂,反而是隻身居住在一個破舊的小旅館裡,過著猶如苦行僧的生活。

他從小就夢想著要當個畫家,可惜遭到父親的反對,成年後又因為結婚生子,需要照顧家庭,只能將畫家夢暫時擱置。

直到如今,他才醒悟過來,終于決定要放下一切世俗羈絆,義無反顧去追逐夢想。

在巴黎學畫的時候,因為沒有固定工作,他居無定所,常年都在饑餓中度過。

有整整半年的時間,他窮到每天只靠一個麵包、一瓶牛奶過活。

對于大多數人來講,這樣的生活根本難以忍受,可他卻毫不在意。

在他看來,吃穿住行的根本目的,就是為了活著。

至于到底要吃什麼、穿什麼、用什麼,都只是一種形式而已,並不值得花費心思。

他拒絕所有讓自己從繪畫中分心的事情,也拒絕一切物欲誘惑,把生活的清貧當成是一場克己修行。

甚至在畫畫時,他都堅持只坐硬板凳,不坐扶手椅,就是為了時刻提醒自己,要遠離享樂,保持自律與專注。

正如書中所寫的那樣:「他完全漠視生活的舒適。」

只有把生活變得簡單後,自己才不會被物欲所困住。

很多時候,我們都以為,生活裡得到的越多越多,日子就會過得越好。

但其實,一旦放任自己被欲望所裹挾,只會漸漸迷失本心,讓自己陷入永不滿足的狀態中。

一個人的心智越成熟,對物欲的需求只會越簡約。

因為他們的內心有了真正的追求,過多的物質,于他們而言,反而是一種負累。

《菜根譚》中有言:「心無物欲,即是秋空霽海;坐有琴書,便成石室丹丘。」

刪繁以就簡,去偽以存真。

減少物欲之需,是為了給心靈的修煉騰出空間。

不做欲望的奴隸,才能做命運的主人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