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泊桑《項鍊》:一個人走向成熟的3個標誌

houxue 2021/10/25 檢舉 我要評論

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,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。

19世紀的法國文壇群星閃耀,作為其中一員,莫泊桑真實、犀利卻又細膩的風格獨樹一幟。

左拉在談起莫泊桑時說:「他的作品,可以令人笑,可以令人哭,但永遠發人深思。」

當時法國的資產階級貪圖享樂,追求虛榮,社會風氣十分惡劣。

莫泊桑以此為背景寫過一系列小說,《項鍊》便是其中一篇。

年少時讀《項鍊》,只覺瑪蒂爾德的悲哀是命運的調侃,是時代的悲劇。

歷盡滄桑,閱盡無常,人到中年才恍然醒悟:

被生活捉弄的瑪蒂爾德,不只是莫泊桑筆下的可悲女子,更是凡塵中你和我的縮影。

讀懂了瑪蒂爾德的悲和喜,你就明白一個人是怎樣走向成熟的。

節制欲望

瑪蒂爾德出生在一個小職員家庭,容貌秀麗,風姿綽約。

在她看來,自己生來就應該享受榮華富貴,穿漂亮的衣裳,戴昂貴的首飾,居住在裝修精緻的豪宅裡。

然而,現實卻不盡如她意。

成年後瑪蒂爾德在父母的安排下,嫁給了小科員洛瓦塞爾,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。

理想和現實的落差,讓她每天生活在痛苦之中。

為了討她歡心,洛瓦塞爾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從上司那里弄來一張晚宴請帖。

然而,她卻陷入了深深的焦慮,因為她沒有一件華麗的禮服撐場面。

洛瓦塞爾感到歉疚,他笨拙地安慰妻子,並拿出幾個月積攢下來的400法郎讓瑪蒂爾德去置辦一身漂亮的行頭。

然而,買來滿意的衣裳後,瑪蒂爾德又發起愁:

「我既沒有首飾,也沒有珠寶,身上什麼戴的都沒有。」

洛瓦塞爾提出戴朵鮮花,瑪蒂爾德當即拒絕。

她覺得,在那些闊太太中間,戴花會顯出一副窮酸相。

洛瓦塞爾思前想後,建議妻子去跟好友弗萊絲蒂埃太太借一些首飾。

瑪蒂爾德欣然接受。

她在好友弗萊絲蒂埃太太家裡,看了一件又一件首飾,每一件都覺得愛不釋手。

直到她在一個黑緞子盒子發現那串華美的珍珠項鍊,那璀璨奪目的光芒,瞬間俘虜了她的心。

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她感到從未有過的滿足。

一份請柬、一襲新衣和一串項鍊,終于讓她美夢成真。

晚宴上,瑪蒂爾德風光無兩,她的雅致嫵媚蓋過現場所有女士,洛瓦塞爾辦公室的人都來和她跳舞,洛瓦塞爾的上司也注意到了她。

她沉迷其中,歡快地跳著舞,被四面八方的讚美、奉承包圍。

直到第二天早上四點,她才戀戀不捨地乘坐一輛舊馬車匆忙離開。

回到家,她脫掉外衣,想再次欣賞鏡中的自己,卻猛然發現: 項鍊,不知何時不見了。

作家宋默在《人生沒什麼可放下》中寫道:

「我們總以為得到了某些嚮往已久的東西,就會心安滿足。可是得到之後,覺得它也不過如此,更大的欲望接踵而來。」

就像小說裡的瑪蒂爾德,沒有禮服時想要禮服,有了禮服後想要首飾,穿戴華美之後追求被人追慕,得到後又期待其他……

可是項鍊丟了,由此引發的生活危機,奠定了他們的後半生悲淒的基調。

最後的結果是,為了得到了一時歡愉,失去了餘生的自由。

放下面子

當確認項鍊被弄丟了之後,瑪蒂爾德和洛瓦塞爾寢食難安,她們跑遍鎮上各種珠寶店,終于憑著記憶,找到了同款。

但36000法郎的售價,她們再一次陷入困境,因為她們的存款只有18000法郎。

于是,她們開始四處借錢。

為此,瓦塞爾簽了不少借據,訂了不少足以讓他傾家蕩產的契約,而且不得不同高利貸和形形色色的放債人打交道。

還了項鍊後,瑪蒂爾德和洛瓦塞爾辭退了女傭,搬去一間頂樓的陋室。

之前,瑪蒂爾德十指不沾陽春水,現在的她不得不穿上粗布衣裳,每天料理繁重的家務;為了買到便宜的水果,往返于多個店鋪比選價格,和商販老闆討價還價……

繁重的家務勞動,磨壞了瑪蒂爾德的美甲,佝僂了她的脊背,更蒼老了她的容顏。

丈夫洛瓦塞爾白天工作,晚上替商人們謄抄帳目,經常深夜還在替人抄寫五個銅子一頁的文件。

肩上的巨額債務,讓他們不敢有絲毫懈怠。

就這樣,兩人在窮困潦倒的生活中掙扎十年,終于還清了全部債款。

而在這個過程中,瑪蒂爾德也變得更加成熟。

她不再憧憬著上流社會的生活,而是踏實過著普通的生活。

她不再抱怨命運的不公與殘酷,而是勇敢接受命運的安排。

尼采說: 「一個人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活,就可以忍受任何一種生活。」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